联系我们| 论文发表| 返回首页

时间与空间文化经济学论纲

 论文栏目:经济师论文     更新时间:2016-09-22 17:12:37

  内容摘要 一切文化经济的存在都是时间与空间的存在。因时间而使文化经济开展具有时期性,因空间而使文化经济呈现出地域性和文化多样性。文化经济的开展因时间而具有历史的传承性,因空间而具有文化的比拟性和自创性。研讨文化经济时空构造及其运动变化规律是文化经济学研讨与文化经济理论的重要内容。文化经济学研讨不只要超越时间和空间研讨文化经济最普通的规律,而且也要研讨时间和空间形态下的文化经济运动的特殊规律。

  时间与空间的急剧变动,形成了生活在今天的人们的史无前例的恐惧、焦虑、纠结。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呈现在中国大地,便是它的一个突出症候。时间概念和空间效率历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中国文化产业驱动创新和转型的力气。但是,人们对时间和空间这一根本范畴,在建构我们一切文化经济行为中的关系和价值认知,与其在理论中的积极态度是非对称性的和非平衡开展的。对时间和空间的研讨构成了文化经济学研讨的一个重要命题:时间与空间文化经济学。

  时间与空间:文化经济存在的普通关系

  为什么绝大多数的文化消费行为(特别是文化文娱消费)都发作在晚上?为什么人们总是对非自我的东西感到猎奇与神秘?为什么越是悠远的文化存在差异越大?这些问题与人关于“白昼”与“黑夜”的时间节律相关,与人关于时间的分配相关,或者说,这种关于时间的分配与运用,并用以布置、标准本人的生活方式,自身就是一个时间历史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的人的物质与肉体的消费与消费都是时间的,由此而发作的一切经济行为与结果都属于时间经济学。时间文化经济学就是要研讨人们的文化消费、消费与时间的关系,以及在这一关系构成中所发作的本钱与效率关系:什么样的文化经济时间分配才是最经济的,即在什么样的时间内文化消费的投入产出效率差可能是最高的,而买卖本钱是最低的?

  文化是时间的,它以空间方式消费、记忆和存储。旧石器文化、新石器文化、青铜文化,以工具和消费力的进化表现文化的时间性,后来开展为以朝代划分文化消费的年代性,标注着不同朝代在文化消费文化进程中作出的奉献,以及人类社会在不同的开展历史阶段发明出的肉体现象;再后来开展为时期、时期,人类文化消费的时间节拍加快了,朝代已缺乏以用来刻划文化消费的进度。这是文化的时间序列,也是人们认识文化演化的思想形式。艺术品经济便在这一思想和认知形式中生成。

  文化又是空间的,它以时间方式消费、记忆和标注。红山文化、马家窑文化、良渚文化,尼罗河文化、两河文化、黄河文化,以人的生活和消费地点的类似性和差别性演化表现文化的空间性,经过对不同空间文化消费在理论上的类似性,来标注文化经济空间开展的丰厚性与多样性。后来开展为区域,人类的文化经济行为系统因自然空间的阻隔开展出社会性,地点已缺乏以用来表达人类文化经济活动在空间上的延展性,于是空间文化经济被普世化了,成为人们认知文化新的思想形式。再后来开展为现代意义上的国度。文化经济的空间性由自然阻隔演化为社会阻隔,进而构成制度性的空间文化经济。国度建构了文化经济制度,国际文化贸易便在制度性空间文化经济中生成。

  文化因时间而具有价值,因空间而具有多样性。多样性即差别性,而差别性则意味着稀缺性,稀缺是价值构成的重要来源。文化因时间而形成其存在的稀缺。文化因空间阻隔而招致交流的艰难,文化参照的缺乏使之只能依照本人的想象设计生活和把握世界,于是构成共同的“这一个”。维护文化的多样性,既包括时间形态的多样性,也包括空间形态的多样性。关于人类社会而言,无论是过去、如今,还是将来,多样性都是稀缺的。于是时间与空间在“稀缺”中交汇、交融。这一规律规则了文化经济的价值构成。比方,“原生态”既是对空间价值的肯定,也是对时间价值的赞誉。人们选择消费文化的“原生态”,就是选择消费多样性、差别性和稀缺性,同时也是对现代性异化的对抗和规避。“原生态”也进化,但是依照原生态的道路进化,而不是脱离原来的道路进化。这是文化进化的生物性。进化既表现为对时间的顺应性,也表现为对空间的顺应性。适者生存,文化经济的开展也是如此。

  人们恐惧时间,时间的流逝意味着生命的流逝。留住时间的独一方法就是消费时间,经过消费时间来延长本人的生命长度,于是,便有了关于如今、过去和将来的一切关于时间的文化产品的消费和消费,进而有了时间文化经济。时间文化经济不只牵涉曾经消逝了的时间的文化再消费,而且也牵涉还没有呈现的时间的文化消费,一切的科幻作品的消费,都是关于尚未呈现的时间的文化消费。人们惧怕孤单,因此也恐惧空间,于是在消费时间的同时也消费空间,文化及其产品就是被消费的空间。因而,人便不再孤单,肉体有了空间的存在方式,有了另一种生命对象,这就能够使得人的生命得以以理想为中轴线,同时向两个逆向方向延展,构成了一个文化生命的三维空间。人的生命的长度、宽度和厚度,便在这时间的空间构造和空间的时间构造中得以建构。于是,关于时间和空间的恐惧,即关于生命的恐惧,便在时间与空间的互为建构中被消解。人的生命永久于时间的文化经济的空间之中和空间的文化经济的时间之中。

  时间与自然节律相关,而自然节律又与气候运动相关。这就使得时间与气候产生关联性,进而进一步与人们的文化消费与消费选择树立起联络:例如,夏天人们需求避暑,于是气候宜人的中央便成为旅游消费的“群众选择”。可见人们的文化消费与消费选择偏好与因时间而产生的气候发作了关系。人体的“生物钟”,因时间而摆动,从而招致文化消费与消费行为选择的空间转移。于是,文化产品的消费和消费品种的多样性应运而生。时间也进而表现为空间的生成:即新文化产品的呈现。这就产生了一个需求我们关注的新的对象性问题,即气候学意义上的文化消费与消费的“症候学”——中国东北地域的群众文娱方式“二人转”的发作就缘于特殊地域冬寒气候。   任何文化经济形态都是以一定的时间为内容,并以一定时间的消费力开展水平为存在方式,表现一定的文化消费力开展程度。以文化开展的消费力程度为尺度,文化经济能够表现为农耕文化经济、工业文化经济和信息文化经济三种时间形态。农耕文化经济以手工消费为其主要特征,工业文化经济以大范围机械复制为主要手腕,信息文化经济则以数字化虚拟形态为其主要存在形态。以现代化为规范,农耕文化经济可称为前文化经济形态,工业文化经济可称为现代文化经济形态,而信息文化经济则可称之为后现代文化经济形态。

  不同时间和空间的文化经济形态的价值内涵是不一样的,这就招致了不同时间的文化经济形态的理想性差别。这种理想性差别是经过人们的态度和选择来反映出的。农耕文化经济形态由于其比拟多的承载着丰厚的历史信息及其资源,这种历史信息和资源由于时间的稀释而具有稀缺性特征,关于这种稀缺性的文化消费就成为一种崇高和高尚的消费行为。因而,维护、开发和应用便成为农耕文化经济的重要命题。工业文化经济与信息文化经济则相反,由于工业文化经济和信息文化经济的完成水平,直接表现为一个国度和地域文化经济完成的现代化水平,以及一个地域经济开展和经济构造优化的水平,因而,如何最大限度地运用和开展工业文化经济和信息文化经济,便成为工业文化经济与信息文化经济的重要命题。例如,鼎力开展动漫文化经济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

  人们在时间与空间中消费,同时也消费时间与空间,并且以时间与空间为尺度,对被消费出来的时间和空间加以辨别,用以记载和度量人与时间和空间的关系。于是便有了“史前史”、古代、近代和当代的划分;有了种种关于空间的划分,如岛屿、陆地、海洋、山脉等等,进而有了领土、版图和国度。经过时间与空间的消费与划分,树立起了人与时间和空间的关系,并且把这种关系在文化的经济活动和结果中表现出来。于是,一切的文化产品,不只有年代,还有产地,依据年代和产地,人们建构了时间和空间的文化经济关系,进而一切文化产品便有了价值,虽然这种价值的差别性较大。但是恰恰是这种差别性,建构了时间与空间文化经济学的合理性。以上一切的划分,都是为了更好地进行时间与空间的再消费。

  时间与空间:文化经济的价值性

  文化的价值是多样的。对某个人有价值的文化,对别人可能是无价值的。这规则了文化价值观构成的多样性。文化价值的存在是人的发现与认知的结果。文化的时间长度与文化价值的上下并不构成正相关关系。这就是价值形态与工具形态的背反:价值形态因时间而递增,工具形态因时间而递加;越是依赖于现代科学技术手腕的文化经济,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投资价值递加(例如唱片经济);越是较少依赖现代科学技术手腕的文化经济,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投资价值递增(例如艺术品和古董)。文化价值形态运转的时间性与文化工具形态的时间性呈现出背反性运动关系。艺术品经济是最典型的时间决议价值的经济。年代在艺术品价值构成中具有重要意义,是价钱构成的根据。

  不同时间的文化经济形态由于其价值显现的差别,在其理想生命的存在形态和存在过程中,取得的主体性态度是不一样的。在这里,技术的先进性与历史的丰厚性呈现出逆运动特征。详细表如今某一文化产品上,一件当代的精巧瓷器,绝对无法与一件粗糙的上古彩陶相提并论。缘由就在于,一件上古彩陶所承载的历史信息与价值含量是一件当代瓷器所无法比较的。人们在消费(欣赏)上古彩陶所取得的肉体满足和愉悦,与消费当代艺术瓷器的一个最大区别,就在于是消费历史还是消费理想,是消费和具有稀缺还是消费和具有富有。历史越长远,资源和信息越稀缺,价值量越大,物品由于时间而被赋予价值。

  普通的物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它的价值——价值和运用价值,而文化产品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得以增值——艺术品因时间而增值、图书因时间而取得“版本”价值。一件艺术品假使取得价值增值,不是由于它的物质性,而是由于它的历史性。例如一只明代寻常的瓷碗,由于其是“明代的”而使之成为“古董”。“明代”作为一个特殊的时间符号改动了一只普通的生活用具的性质——不再是用来吃饭的用具,而成为珍藏或投资的对象和权衡一件物品文化价值的规范。价值形态——运用价值——的变化会招致价值量构成的变化。

  在人类一切的劳动和消费活动的成果形态中,只要文化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具有价值,而普通的物质载体方式只要当它承载着特殊的时间文化信息的时分,才是有价值的。人类文化遗址的价值并不在于这一片土地作为一种世间存在自身,而是在于这一片土地曾经是什么和其上曾经发作过什么。所谓“大遗址维护”并不是维护这片土地,而是维护这片土地上的“曾经”关于今天乃至整个人类文化的价值。越是“独一性”的东西,它所承载的时间信息容量越大,价值越高。“物以稀为贵”是一条文化经济的铁律。所谓“绝版”、“孤品”、“孤本”等等,均反映出这一规律。

  时间具有风险性。文化产品的消费周期的长短与文化产品价值大小的关系是不肯定的。不肯定招致了文化经济的风险性:文化产品消费周期越长潜在风险越大,亦即文化投资周期越长风险越大。投资周期的长短普通来说与收益成反比例关系:周期越长,本钱回收时间越长,收益越慢;周期越短,本钱回收时间越短,收益越快。因而,文化产品投资的本钱与时间长度的评价在文化经济开展中就显得尤为重要。随着时间的流淌,文化信息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时耗散、流失、湮灭,进而形成文化产品的稀缺,成为文化遗产、遗址、遗存。这些被称之为文化遗产、遗址和遗存的对象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它们保存了过往时期人们生活信息的记载和印迹,且不管是物质的还是肉体的,在这里都成为“文化的”,成为“我”“我们”从哪里来的,“我们的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物证”,因此成为今天人们认识其来历的根据。人们去这些中央“观光旅游”,就是由于它们有价值,而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和开展的经济行为,以及经济收益也就成为可以用来权衡它们的价值指标。即便是那些仿古的文化经济,也都属于时间文化经济,是过去关于今天的价值,是今天对过往时间的一种再营造和再表达。  但是,并非一切的“文化遗产”都由于稀缺而有价值,“遗产”价值的大小和“遗产”与人们理想生活关系(肉体生活)的间隔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文化遗产,但是,它与物质文化遗产在人们生活中的“价值”之间表现为非对称性:人们竞争“申遗”,不是为了“遗产”,而是为了遗产的经济价值。那些不能带来经济价值的遗产,即使是世界与人类的,因其不能范围化变现而难以产生“经济”。中国的昆曲就是典型,只能靠政府补贴,社会没有“投资的激动”;但同样是“世界性”的文化遗产,山西平遥和万里长城则是另外一番现象了。这似乎是一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宿命”。

  人类发明时间,但是空间有限。人们不可能把在时间中发明的一切都保存下来。于是,人类便创造了博物馆——时间的空间存储器。时间既在这里流淌,又在这里凝固。人们既能够在时间中徜徉,又能够在特定的空间中驻足,在凝固的时间中了解、认识、感悟和把握在这时间中所容纳的宏大空间。

  博物馆是存储时间的。博物馆的功用是把流逝中的文化和文化形态载体,借助于一种空间方式永世保存下来,并且展现给人们看,协助人们认识历史、认识自我,并且以这种方式表达一种关于消逝了的时间的一种态度,进而经过这种态度的交流完成在同一个空间里的沟通,树立起对在不同时间树立起来的文化和发明出来的文化的尊崇和景仰。在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经济价值和经济效益,是不能仅仅用博物馆的门票收入或者是博物馆藏品的复制品的销售收入来权衡的,虽然它们也都是一种时间经济学的表现方式——博物馆经济。但是,作为一种时间的经济学的完成价值和完成方式,博物馆更重要的是进步了人们对在过往时间中的人类发明文化所曾到达高度的认识,并且经过这种认识改动了本人的文化观和历史观,进而改动了不同文化和文化间的交往理念、交往方式和交往机制——制度和政策。交往是促进人类文化开展最重要的机制,同时也是人类社会消费力开展最重要的动力。它所产生的经济价值怎样估量都不会过高,而一切这一切,恰恰是博物馆——人类时间的存储器发明的。从某种水平上说,一个国度和城市博物馆的兴旺水平是一个国度和城市文化兴旺水平的标识,也是一个国度和城市发明力水平的广度和深度的标识。很难了解,在今天,一个没有博物馆的国度和城市会有文化和文化的发明力,会有兴旺的物质消费和经济的繁荣。

  文化产业园区正是一种新博物馆形态——一种开放的、在时间建造的空间中留住时间、再造空间的时间与空间博物馆。普通意义上的博物馆能够和这个城市——它所在的空间完整没有关系,而文化产业园区则一定是这个城市时间和空间生命存在的必然表达。城市文化和城市文化以及它的重生命形态:创意产业——在过去的时间留下的空间中再消费一切的时间和空间,包括这个城市自身,从而使之成为这个城市今天关于过去的时间态度和空间再造才能的表达。这是一种新城市博物馆的消费,也是一种新博物馆的文化消费。正是文化和文化的进步与演化,总是不时地更新着博物馆的形态以及人关于博物馆的消费。

  空间(天文与非天文)文化经济的意义

  一切文化经济都是空间文化经济。一切的文化经济行为,无论是文化消费还是文化消费和文化流通,都只要在一定的空间形态里才是可能的,因此也只能在空间中产生。即使是虚拟文化经济,也是如此。文化经济存在的空间形态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天文空间和文化空间。天文空间是有形空间,即以物理为标志的空间,有着明白的文化经济的行为天文标志,如好莱坞、百老汇等;文化空间属于无形空间,以文化产品的方式超越文化经济行为的天文约束,例如:出版经济、演出经济等。

重要说明:本站点已经获得授权的杂志社进行杂志订阅,非杂志官网,有意向投稿的朋友可直接联系杂志社的编辑部。如此处刊登宣传杂志有不当之处,请杂志社与我们联系,立即做下架处理。
     本网站致力打造学术免费分享,涉及到的且知识信息资源均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出现作者本人不愿意被转载的意愿,请及时通知,我们会对转载信息予以删除